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夜长春梦多在线阅读 - 番外一二世第一梦重生四福晋

番外一二世第一梦重生四福晋

    ??番外1?二世

    ??“福晋今日在院里做了什么?”

    ??探子每日都这个时辰给主子回报,其实每日里福晋也都过得差不多的日子。

    ??深宅内院的女人还能做什么呢?

    ??“今日福晋给大阿哥做了两双棉袜,又让马嬷嬷给大阿哥纳了新的鞋底,过午大阿哥下学,福晋便一直陪着,除了习字念书,便是蹴鞠。”

    ??“院里的下人呢?”

    ??之所以选他探听内宅动静,便是此人有独到的傍身功夫。

    ??探子惟妙惟肖地学起马嬷嬷说话:“贝勒爷小半年都不来正院,这可如何是好?”

    ??之后的话题便是担心子嗣。

    ??自始至终柔佳没有发言,都是马嬷嬷在絮絮叨叨。

    ??倒是末了,探子学着郁金叹了一句:“嬷嬷,我管得了房中事,却管不了心中事啊。”

    ??此后,书房里便是一片寂静。

    ??探子额上泌出冷汗,他过府伺候不过月余,不知这四贝勒是从哪里知道他这个人的存在,重金延揽而来。只是这年轻主子看着不过二十来岁,行事却十分有成算,心思深不可测。

    ??胤禛让他盯紧正院,挥手让人下去。

    ??书房里烛影明灭,唯独缺了红袖添香。

    ??时光实在可贵,不在未来,只争朝夕。

    ??他已经给了诚意,也给了柔佳太久的时间了。

    ??守夜的丫头见贝勒爷冒着鹅毛大雪深夜前来,惊得不敢说话,赶紧给主子卸了大氅,掸去雪花,沉默着送贝勒爷掀帘进了屋里。

    ??屋里昏沉沉一片,鼻尖却能闻到暖融的甜梨香,这段时间柔佳想到和雍正同处一府,便觉得睡不好,因此习惯在睡前喝一盅雪花梨酿。她以为自己逃开了,却还是逃不开,如果这是弘晖得以幸存的代价,那么她重新面对另一个曾经做过皇帝的胤禛,是早晚的事情。

    ??他不会放开自己的。

    ??胤禛已经用行动说明了。

    ??一双微凉的大手滑进柔佳宽松的亵衣里,他偷潜进去有多轻柔,掐揉起来就有多急切。

    ??他实在渴了太久了,那一辈子他从未满足过,虽有这辈子之前的记忆,可那人是他,却也不是他,胤禛觉得自己从未真正得到过。

    ??娇嫩的尖尖被掐住,柔佳嘤咛着睁开朦胧双眼。

    ??她以为自己还在那几年里,习惯了年轻的胤禛急躁又生涩的索取。

    ??便半真半假地环上对方的颈项,抱怨道:“你下衙又这样晚,扰人清梦呢!”

    ??这个“你”是谁,胤禛一下就明白了。

    ??心里又痛又酸,计较吧实在可笑,轻轻放过吧,又嫉妒自己不如那人被柔佳放在心上。

    ??他撕了柔佳亵裤,腾身而上,百般施展开来。

    ??经年的皇帝,坐拥六宫,晚年又沉迷方术炼丹,信过房中术,他若愿意讨好一个女人,这女人便像被蛛网笼住的飞蝶,绝无逃生的可能。

    ??年轻的胤禛从未探索过的,柔佳自己也未曾知晓的密地,被这男人残忍碾弄。

    ??赤条条的福晋,在冬夜里的暖屋,敞着洁润莹白的身子,哆哆嗦嗦丢出了几回情液,却仍不被放过,最后抽抽噎噎尿在被褥上。

    ??便是这样,男人也还是存着精没射。

    ??柔佳无法,只得捧着乳,无限乖顺地给他用奶揉出来。

    ??正院的下人都有眼色,趁着主子梳洗的功夫,把床铺都收拾好了。

    ??胤禛闭着眼,心知怀里的柔佳也还没睡。

    ??他埋在柔佳肩窝里问:“我好?还是他好?”

    ??他是谁,不言而喻。

    ??柔佳不语,她确实怀念年轻胤禛的诚挚热烈,横冲直撞;但今夜的魂飞九重天,丢开礼义廉耻,让曾经皇帝伺候自己的快感,她不能说自己不喜欢。

    ??帐内沉默,只有柔佳因为回味起方才的交缠,微微颤栗的细小动静。

    ??胤禛一口咬在柔佳的锁骨上,负气道:“乌拉那拉氏,你这个贪心的女人!”

    ??……

    ??康熙五十七年暑末,众皇子与家眷随侍康熙帝从承德避暑山庄返回京城。

    ??时年二十二岁的弘晖,也就是后来被追封的端肃太子,将马车让给了鹤膝风发作的十三叔和比亲弟弟还亲的过继弟弟弘历。他和自己的母亲四福晋打马赶路,路遇山石塌陷,母子二人一同落河,生死不知。

    ??皇阿玛来过了。

    ??德妃也来过了。

    ??老十三也来过了,跪在门口哭。

    ??爱新觉罗家出情种,他知道四哥心中只有四嫂,两人只有一个宝贝孩子弘晖。皇阿玛日渐老去,常年居住在畅春园,近年差事已十分倚重四哥,夺嫡不日就要决出胜负。

    ??而弘晖正值盛年,未来若是接了四哥的位子……

    ??胤祥哭得不能自已,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的四哥。

    ??从天明等到天黑,又从天黑等到天亮,那门才“吱呀”一声开了。

    ??一日一夜未进水米,胤祥觉得自己怕是发晕了,他没从四哥脸上看到悲伤,只有阴鸷和一丝疯狂。

    ??“回去吧,老十三!”胤禛扶着门框,“你这像什么样子!弘晖没有成亲,未婚妻没过门就死了,没有子嗣给他捧灵摔盆,把老十二胤祹找来,让他给衣冠冢操办丧事,记住最要紧的,是要给皇阿玛分忧!”

    ??晚年的康熙已十分多疑,皇子动辄得咎,老十三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他的四哥,是要做皇帝的人啊。

    ??胤祥飞快地做事去了。

    ??终于又剩下胤禛一个人。

    ??上辈子,在他驾崩前一个月,他每日固定服用金丹派南宗祖师张伯端的仙药,觉得精神矍铄,思绪清爽。

    ??某日,他问了张伯端一个问题:“长生殿的话本里,唐明皇将杨玉环的魂魄招来相会,又在死后重聚,仙人是否亦能助朕得偿所愿?”

    ??张伯端以为皇帝问的人是年皇贵妃,没想到是乌拉那拉氏皇后。

    ??年妃的死是解脱,他招不来亡魂;孝敬皇后想见的人不是万岁爷,他也招不来。

    ??皇帝点点头:“对,她怕朕,不喜欢朕。”

    ??张伯端不敢说话。

    ??“招不来她的魂,”皇帝不放弃,“那重聚呢?朕想见她呢?”

    ??张伯端挥着拂尘,掐指一算:“大行皇后确有未了的心愿,她有心魔,事情倒是好办,只是这重聚未必如万岁爷的心愿啊!”

    ??皇帝眼皮子掀了掀:“怎么说?”

    ??皇后生前每日都要点一盏长命灯,点了二十七年。

    ??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和弘晖再做一世母子,哪怕把自己的寿数分给孩子。

    ??这个心愿被实现了。

    ??从胤禛回到这具年轻的身体开始,他的每一天都在倒数。

    ??现在,沙漏里最后一粒沙子落下了。

    ??新的沙漏开始启动。

    ??天下在等着新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