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恶欲 短篇合集NPH在线阅读 - 兄乳(四)

兄乳(四)

    ??祝旬的乳汁确有妙用。

    ??日日服用他的乳汁,你一天比一天精力充沛,面色红润,不过半月便能离开缠绵十来年的病榻,虽不能活蹦乱跳,却也能自在行走,再也不似从前那样走一步就喘不过气。

    ??从未有过的自由健康使你新奇又快乐,整天都闹着贴身侍女带你到处游玩,出府是不能的,祝旬不会放心,你也不嫌无聊,将府上每处逛了一遍又一遍。

    ??你迟早要出去的,面上却不能表现出分毫,祝旬不会乐见于此。

    ??他偏执的个性在泌乳治病之后愈发深入骨髓,无法宣之于口的卑劣占有欲望在不伦的关系中越发膨胀无可救药。

    ??那老大夫所说的一二成把握叫他实现了,却也带来了一连串麻烦的后遗症。

    ??初始他整日整夜地泌乳,睡前你勤勤恳恳吸空了两只奶,半夜不到就又蓄满了,被涨奶痛醒的祝旬不想吵你睡觉忍疼自己挤奶,歇下没几个时辰就又涨得满满的。

    ??你慢慢习惯了一睁眼便对上哥哥溢奶的乳头,趴到哥哥身上吸出蓄得满满的奶水。

    ??祝旬的身子也越发淫荡敏感,被你掐着奶子吸的时候高高低低喘叫不停,长腿交缠摩擦挺腰,晨间吸奶的工夫不知泄了多少回。

    ??你装作看不见他满脸潮红乳头鲜红胯间大片濡湿的骚样,美美打个饱嗝,不忘抱着他柔情蜜语:“我今日好像比昨日更有力气了,多亏了哥哥,还是哥哥最爱我了。”

    ??你是与他同心同体的双胞妹妹,世上再无人比你更懂他需要什么。

    ??祝旬便露出甘之如饴的微笑,将涨奶之痛忘得一干二净。

    ??他整日忙于公务与堵奶之痛,你体贴他的辛苦,在他强撑着溢奶的身体伏案办公时主动分担他的重任,替他吸走堵塞的乳汁,也替他处理繁忙的事务。

    ??不知不觉,你已经得到了一部分权柄。

    ??你与他师承同门,不相上下,若不是缠绵病榻,未必比他差到哪里去。

    ??祝旬既叹息心疼你多年怀才终得机遇,又感动享受你给予他的温柔体贴。往往你半是嬉闹半是调情地将他压在办公书桌上袒胸露乳,他也只是纵容你,顺从地捧起奶汁点点的乳肉递到你的嘴边,一口一个“乖乖颜颜”哄着你吃下。

    ??待你吃饱喝足,他也浑身湿透,汗水奶水流了一身,下身一股湿漉膻腥味,衣冠不整花枝乱颤地软着身子半天回不过神。

    ??你便坐在他的腿上,神采奕奕地将桌上公文悉数处理,各类账目了然于胸。

    ??得了他的乳汁喂养,不仅是身体康健,就连神思都比往常要敏捷。反而是供养你的兄长,常常被疼痛与快慰折磨得提不起精神,一天比一天缓不过来。

    ??你乐见于此,甚至越发在他处理公务时多加打扰,兄长淫贱的身子一碰到你就全面溃败,毫不反抗地献上鲜美乳汁,任由你将他日渐丰腴的胸脯玩弄得敏感不堪,稍微揉一揉就爆浆,时时刻刻积蓄奶水以供你索取。

    ??若是如此发展下去,祝旬总有一日会沦为你的专属奶牛,只是还未等到这一日到来,猝不及防的来客打断你的计划。

    ??陌生的公子登门拜访,手握亡母的亲笔书信,言之他是母亲手帕交之子,未出生时便定下了娃娃亲。

    ??信中笔迹确是出自母亲笔下,他母亲闺名你也有所印象,这桩娃娃亲看起来千真万确。

    ??母亲出身富饶的江南,手帕交乃闺中密友,同样家世富庶,年轻公子身家丰厚,虽不及你祝家,在江南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此刻找上门来,未必没有攀附之意。

    ??他同样父母早亡,家中无长辈,无兄弟姐妹,且家世不及你,你嫁他是低嫁,他在你面前只有伏低做小的份。

    ??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件十全十美的好事。

    ??公子走后,一直沉默不语的祝旬终于有了反应,攥着你的手腕一路走进卧房,房门摔得震天响。

    ??一进门,硬撑的平静便土崩瓦解,风姿俊秀的兄长红着眼睛,死死抱着你,哽咽声音几近哀求:“别嫁给他。”

    ??你冷静地推开他,轻柔拂去他眼角泪珠,在他湿润透亮的瞳孔中看见自己微蹙忧愁的面容。

    ??“可是,我总是要嫁人的呀,我不能和哥哥过一辈子呀。”

    ??祝旬偏头蹭了蹭你的手指,急切道:“不,不嫁人,只有我们两个,不要别人,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你忘了吗?颜颜,你答应过我的,绝不留我一人。”

    ??你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可那是以前,我活不了多久。现在我已经好了,怎么能和哥哥过一辈子呢?”

    ??“哥哥。”你眷恋地抚摸他泪流不止的面容,暗示性地、将脸颊缓缓贴上他起伏不定的饱满胸脯,幽幽的声音如同迷惑人心的鬼魅,“嫁人了是不是就不能再喝到哥哥的奶水了?没有哥哥,我会和另一个男人成亲,你说,他也会有奶水吗?”

    ??“不,不!”

    ??祝旬方寸大乱,慌乱地解开衣襟,长袍簌簌抖落,露出缠着束胸的赤裸上身。

    ??濡湿的布条胡乱扯开,肥硕乳房猛地甩出来,乳摇白浪,乳汁点点,鲜红的乳头迫不及待地往外流奶。

    ??在你孜孜不倦的调教下,祝旬的身子已是彻底坏了,日日不停歇地溢着奶,只能裹胸束缚以免出丑。

    ??他坐上特地用来给你喂奶的软榻,将你拦腰抱在腿上,面对面地跨坐,方便他挺胸捧乳喂进你嘴里,两手疯狂揉捏肥嫩乳肉,留下阵阵红痕。

    ??“我有很多很多奶,都给颜颜喝,不、不要喝他的奶!”他急切地揉着奶肉,试图挤出更多乳汁哺喂你,丰沛的乳汁从奶孔激射而出,飞溅得到处都是,你不得不以手指堵住他的乳头,免得射得你满头满脸都是黏糊糊的奶水。

    ??堵塞的奶道得不到释放,祝旬早已习惯忍耐,主动接过你的工作,自己手把手堵着空出的乳头,不肯浪费一滴。

    ??一边竭力挺胸将乳头喂给你,一边刷一下脱了亵裤,硬邦邦的狰狞巨物猛地弹出来,拍击在你的小腹。

    ??祝旬满眼弥漫着迷离渴求色欲,与孤注一掷的疯狂绝望。

    ??“要了我,颜颜,要了哥哥,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