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仙界公敌竟是我夫君在线阅读 - 修仙界公敌竟是我夫君 第44节

修仙界公敌竟是我夫君 第44节

    ??林霖走到熟睡中的天聿跟前,以?灵力支配混沌珠,混沌珠发出?七彩的光芒。很快,手帕上熟睡中的小?蛇被纳入混沌珠内。

    ??天聿被纳入混沌珠的时候竟睁眼了,猩红的蛇瞳看了她一眼,接着便彻底在混沌珠内睡了过去。

    ??“………”林霖捧着混沌珠,柔声安抚道:“好好睡一觉,醒来后一切就没事了。”

    ??林霖把混沌珠收在袖子里,时时以?自身灵力温养,也许很快,她便能看到完好无恙的天聿。

    ??这一次,西皇洲危机顺利度过,她的任务也算告一段落。

    ??林霖坐在蒲团上,心中再一次想?起?了自己那?不知?身在何处的女儿。

    ??长离也不知?道阿福的消息,她又要如何找起??

    ??不知?道阿福会在哪一仙洲。

    ??然而,就在林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听到系统出?声:【你还记得我们的契约吗?】

    ??本以?为系统常态化?休眠的林霖一怔,回道:“当?然记得。”

    ??契约内容是——系统再给她一次活下去的机会,而她则要帮系统阻止反派们倾覆这个世?界。

    ??只是,系统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特意提起?这件事?就好像是生怕她因此和反派同流了,而在提醒她。

    ??“………”林霖不能不多想?,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竟是长离,当?即整个人怔了下:“难道我的女儿………也是?!”

    ??怎么会,阿福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变成这样??阿福如今在何处?

    ??林霖面露痛色,脸色肉眼可见地白?了几分。

    ??系统:【………】

    ??系统顿了下,然后开?口:【我不知?你的女儿是不是,能够判断是与不是的人只有你。不过眼下,你确实需要去一趟帝女洲。】

    ??“帝女洲?”

    ??系统:【是,我感知?到那?人去了帝女洲。】

    ??林霖:“那?人是谁?”

    ??系统:【………】

    ??系统这回无论如何也不出?声了。

    ??林霖已经习惯了系统的脾性,他的沉默也能让林霖意会——乱象在帝女洲。

    ??不过,不是她的阿福就好。

    ??“我知?道了。”林霖应下:“我这便准备去帝女洲。”

    ??第37章

    ??37

    ??极西之地。

    ??古刹林立, 晨钟再一次响起?,佛塔中那不绝于耳的诵经声日夜从未间断。

    ??佛塔旁是一座金色莲池。

    ??莲池中,一位身着半披式佛衣的青年坐于莲台上。

    ??青年面容端美, 颈侧有一颗鲜艳红痣, 他手足皆佩戴金色环钏,身上虽着佛衣,一头如瀑长发却像黑色缎子般坠在莲台上。

    ??他坐姿随意,腿微微曲起?,一手撑在身后, 一手搭在支起?的膝上, 双目微阖,却也是?妙相庄严的意味。

    ??“伽蓝师祖, 无尘分魂离开了长生天。”

    ??“………”首座上披着袈裟的伽蓝尊者睁开了眼,略显老态的脸给人悲悯之感?, 此时却多了几分无力的疲惫。他缓缓开口:“一千三百余年,长生天终究困不住也渡不了他。终有一日,他将真正挣脱誓约的束缚离开长生天,应那灭世的劫。”

    ??“师祖,那可如何是?好?”底下的一位弟子面露忧色:“四百年前, 他分明要合道, 为何会失败?”

    ??“因他在飞升之时抽出自己的仙骨,拒绝合道。”伽蓝尊者:“只是?不知为何他竟失去?了记忆, 修为也被封印, 辗转到了凡人境。”

    ??说?到这儿, 伽蓝尊者叹了口气:“不怪我们都以为他成功合道。却不想, 数十年后,他恢复记忆和?修为, 在誓约的束缚下被迫返回长生天那日我们才知道他并未合道之事。”

    ??“师祖,您为何不在他还是?婴孩的时候将其斩杀?而是?将其收为亲传弟子?”该弟子实?在不理解养虎为患是?为何,说?:“您为何守着他降生,做地涌金莲的幻象,又?将其带回佛国,给他法号,予他佛子的身份?”

    ??“阿弥陀佛………”伽蓝尊者道了一声佛号,然?后为金刚弟子解惑:“天命之人非你我之力能扭转乾坤,他应了灭世的劫,每一次身死?只会教他拥有更具毁灭性?的力量,这个世界也将更早迎来消亡之日。”

    ??“………”底下的弟子俱都沉默,也理解了伽蓝尊者为何要在灭世之人刚诞下便将其带回佛国。

    ??伽蓝尊者开口:“如今的无尘行事虽毫无章法,随心所欲,但?他心中尚且有留恋,应与他拒绝飞升后失去?记忆和?修为辗转到凡人境那数十年有关。”

    ??“当年我让你们不要去?查无尘在凡人境的过去?皆是?为了保全你们的性?命。”伽蓝尊者叹了口气:“拒绝合道之后的无尘已经和?从前不同,若是?因此事触怒他,他即便拼着被誓约反噬也会取你们性?命。”

    ??伽蓝尊者看向底下一盲眼佛修:“法照,无尘分魂去?了何处?”

    ??法照:“回师祖,无尘的傀儡化身离开西皇洲后去?了帝女洲。”

    ??伽蓝尊者开口:“加固长生天的结界与誓约的束缚,我等能阻一日是?一日。”

    ??“是?,师祖。”

    ??有弟子询问:“此次离开他定是?为了西皇洲的天魔器,混沌珠现世于西皇洲而言便是?一场浩劫,不知如今西皇洲如何了。”

    ??法照:“弟子前去?的时候西皇洲并无乱象发生,只是?西皇洲帝尊却失踪了,他在失踪前曾留下诏令,如今应是?已经不在西皇洲。”

    ??有弟子开口:“西皇洲帝尊不是?无尘收的义子吗?“

    ??伽蓝尊者念了声佛号:“与自己相似命运之人总能引起?他的注意,西皇洲帝尊天聿如此,帝女洲的龙女亦然?。”

    ??众人很快想起?两百年前帝女洲有一宗门所有修士一夕之间惨死?,而罪魁祸首便是?无尘。

    ??也是?那一天,帝女洲出现了一个半人半龙的女孩,大家不知其姓名,便称她为龙女。

    ??龙乃是?上古时期的存在,而龙女是?因修士的贪婪硬生生以龙骨和?婴孩“炼制”出来的半人半龙异类,也是?唯一纳入龙骨活下来的那个,是?天地不容的禁忌之物。

    ??龙女生而强大,拥有化龙的能力,可比肩“羽化”后期修士,却被人刻意养得心智若幼童,极其依赖将她“炼制”出来的修士和?“同门”。

    ??就这样,原本不入流的小宗门很快因着龙女夺取了更多的修炼资源,也不再是?从前不入流的小宗门。

    ??龙女越来越多的时间被关在禁地中不得外出,也不得见任何人。

    ??知道突然?的某一天,懵懂的龙女终于生出了一个“想出去?”的想法,并实?施了。

    ??然?而代?价却是?受以鞭刑,那打神鞭一下一下打在身体和?神魂上,烙在神魂的灵纹教她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也是?那时候,龙女产生了疑惑,为什么要打她,大家不都是?很喜欢她吗?

    ??她只是?想出去?啊。

    ??那之后,她被关在了一个更深更黑的地方,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

    ??她十分痛苦却不敢从这里走?出去?。

    ??师父、师兄和?师姐们会不高兴。

    ??她要乖乖的。

    ??可她已经厌倦了这里,她想要出去?,她讨厌脑袋里那个让她生不如死?却不能反抗的东西,可没人会理会她。

    ??直到有一天,她被关押的地方被毁,那人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龙女看着曾经熟悉的同门一夕之间全部死?去?,发现自己竟不会伤心,可她的眼泪又?是?为何。

    ??因为她听到那人说?:“你自由了,天地之大,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那人临走?前笑着说?:“你所求之物若只是?自由就好了。”

    ??可惜当时他最后那些话她没听懂。

    ??“………”后来,她开始四处流浪,因着头生龙角,身上还有消不掉的龙鳞,大家看她的眼神既害怕又?嫌恶,她渐渐避着人走?。

    ??后来,她来到一处远离凡人和?修士的山谷,被苍灵山生活的弱小半妖们收留。

    ??因为她生而强大,轻易地替他们赶跑欲吞噬他们的妖兽和?觊觎他们美丽皮囊的修士。

    ??那些弱小的半妖们不知何时开始称呼她为龙女大人,哪怕她永远长不大的孩童模样。

    ??不知何时,她渐渐地对?这片土地有了归属感?,她在这里保护弱小的妖族,教导他们修行,并得到苍灵山所有妖族的尊敬与爱护。她不再是?异类。

    ??她是?被这片土地接受的,被大家真心接纳和?喜爱,内心深处某个地方终于得到了安宁。

    ??她没有名字,因生有龙角,大家便称她为龙女。

    ??她也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名字了。

    ??这一切都让她欢喜,她以为这样的平和?与安宁会一直这样下去?。

    ??后来的一日,她和?往常一样去?给大家带回丹药和?灵草,回来却看到血染红了苍灵山。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红色竟如此刺目。

    ??龙女心中第?一次生了恨,那恨意支配着她将将那些修士尽数杀了个干净,以那些人的祭奠苍灵山的亡魂,让他们魂灵安息。

    ??可当她让那些人血债血偿之后,她心中的某处像空了一块,无论什么也无法填补。原来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竟被人如此轻易地毁掉。

    ??原来,得到所求之物也会如此痛苦。

    ??在那痛苦中,她的心脏竟生出了龙珠。

    ??在那颗龙珠的力量下,她化龙之后的力量也更强大了。

    ??只是?龙珠的力量十分不稳定,总是?让她看见奇怪的画面,甚至来到那个奇怪的地方。

    ??一旦到了那个地方,她一身灵力无法使用,那个世界也在排斥她。

    ??即便她是?半龙,但?在那个地方她竟同襁褓的婴孩一样脆弱,也是?在那个地方,她总是?会遇见一个衣着古怪却模样生得很美的女子。

    ??在那地方,只有那个女子能看见她。

    ??也是?因为那个女子,让她几次避开危险。

    ??因着那个女子,她突然?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也不再害怕,心中空缺的地方也开始不再疼痛。

    ??直到一次,那女子明明还笑着同她说?话,可突然?脸色一变将她推开。

    ??然?后,她便看到那女子代?替她被重物砸到头部后倒在血泊中。

    ??“………”她直到最后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她只听到对?方微不可见地念了一个极为眷念的名字。

    ??“………阿福。”

    ??那是?谁?是?恩人很重要的人吧。

    ??那之后,龙珠的力量稳定,她不再突然?不受控地去?那边奇怪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