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仙界公敌竟是我夫君在线阅读 - 修仙界公敌竟是我夫君 第11节

修仙界公敌竟是我夫君 第11节

    ??这位师兄正想要惋惜一番,他突然想起什么,大笑:“幸好这一次她顺利通过炼心阵,如今便是我们内门的师妹了。”

    ??林霖成功得到入内门的资格,包括她在内有十人,由内门师兄师姐授予代他们表内门弟子身份的白色玉牌。

    ??与外门弟子统一的青色玉牌不同,内门弟子的玉牌为白色,根据所属的灵峰不同,玉牌样式也大不相同。

    ??起初林霖并没有留意,直到她看到一内门师兄手上拿着一块日轮状的白玉璧,顿时整个人怔住——久远的记忆霎时清晰起来,她终于想起为什么初看青色弟子玉牌上的云雷纹觉得眼熟了,当年取她灵骨的修士身上带着日轮状的白玉璧上也刻着这样的云雷纹。

    ??原来那俩人也是天道宗的修士。

    ??但很快林霖便回神,既然凶手已死,她纠结过去便已没有意义。

    ??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如今任务已经开始,她必须心无旁骛才行,绝不能让长离真君毁掉小凤凰和阿福所在的世界。

    ??这时,谢长离走到她面前,摘下她腰间的青色玉牌换上白色的代表内门弟子身份的白色玉牌,并对她说:“林师妹,恭喜你成为内门弟子。”

    ??林霖抬头看着面前之人,谁能想到这个与小凤凰同名之人会是霍霍这个世界的反派之一呢?

    ??林霖实在高兴不起来,但她必须和这位大师兄好好相处。

    ??她要努力活下去,活下去才能见到想见的人。

    ??林霖微笑:“谢谢大师兄。”

    ??她眉眼秀丽,五官轮廓柔和没有棱角,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微微下垂,像一弯新月,那副模样任谁也无法给她冷脸。

    ??谢长离凤目含笑,眼底却没什么温度,分明是不为所动的模样,恍若在看一株草,一棵树。在他眼里,只分有用的和无用的,而她属于前者,还有留着的价值。

    ??他态度温和:“林师妹往后便入我清露峰随我修行。”

    ??“是,今后有劳大师兄指点。”林霖看着面前的大师兄,若不是知道他未来会做什么,她也会认为眼前这光风霁月的大师兄是个温善的大好人。

    ??林霖想法很简单,虽然她灵境被这人下了禁制,他也确确实实对她动过杀心,但考虑到自己最终要达成什么目的,林霖并不打算与他硬刚,那无疑是鸡蛋碰石头,她就算十条命也不够挥霍。

    ??俩人实力差距悬殊,她肯定杀不死对方,只能在他以为搞事成功的时候伺机破坏他的计划,教他功亏一篑,把那面古怪的黑色镜子完整拿到手。

    ??在那之前,她得等待时机。

    ??过往种种不愉快权当无事发生,最终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考核已经结束,十名有资格进入内门的弟子很快便被各峰领走。

    ??最后只剩下已经被清露峰预定的林霖。谢长离结束与内门长老的寒暄,转头对林霖温声道:“林师妹,随我回清露峰。”

    ??“是,大师兄。”

    ??第10章 (修)

    ??10

    ??一进入清露峰的结界,林霖发现这里竟在下濛濛细雨,雨丝中蕴含着淡淡的灵气,显然不是普通的雨,倒像是这座灵峰的灵气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形成了这样的景象。

    ??难怪叫清露峰。

    ??目之所及,偌大的宫殿盘踞在灵峰之上,飞檐隐没在云雾中,仙鹤成双飞过,天上白玉京便是这幅模样吧。

    ??“这里是清露峰的主殿。”谢长离将她带到这座宫殿的最高处:“清露峰地脉特殊,并不适合普通弟子修行,目前清露峰只有你我和姬师弟三人,姬师弟你晚几日会见到他。”

    ??他长身玉立,温柔带笑与她说话的模样俨然是温和负责的大师兄,好似先前什么事也没发生,他并没有要杀她,也没在她灵境下禁制。

    ??林霖对这样平和的假象也挺满意,毕竟针锋相对的气氛着实难受,在拿到镜子之前她还得在他身边待上一段时间。林霖努力适应“师妹”这个角色,询问道:“大师兄,不知此处地脉特殊是否对我修炼有影响?”

    ??谢长离侧身看着她,语调温柔和缓:“你是先天灵体,天生灵窍全开,引灵入体于你而言如同喝水一般简单,你可以随意地取用周遭的灵力,只要身处灵气充沛的地方,你便不会因施展法术而灵力枯竭。”

    ??先天灵体?林霖突然想起自己体内那杨柳小苗苗,是因为它的关系吗?

    ??那是她意外引灵入体的时候唤醒的种子,一开始她还以为那是系统送的金手指,现在看来那杨柳小苗苗虽然与系统有关,但好像不止于此。

    ??自确认长离真君是反派之一后,小苗苗生机盎然,还飞快长大了一圈,而系统却在这时进入沉睡,所以她无法从系统那里得到答案。

    ??林霖对“先天灵体”一无所知,现在能从清露峰峰主长离真君这儿得到关于“先天灵体”的情报,她当然不会错过。于是,林霖特别有求知欲地问:“先天灵体和天生灵骨一样,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天生灵骨一入道便会觉醒天赋神通,先天灵体是不是会拥有本命灵木?

    ??“先天灵体与天生灵骨都是极为难得的体制,他们于道途会比旁人顺遂许多。”谢长离背着霞光,身前落下大片阴影。林霖朝他的方向望去,因逆着光,她看不大清对方此时的神色,只听到他微沉的笑意传来:“先天灵体又名无垢体,灵力纯净、万邪不侵,是炼制人丹最好的材料;天生灵骨等同于一件可成长的伴生灵器,自带天赋神通,极其珍贵,可夺之。这二者若无意外成长起来的话,自是可以走得比任何人都远。”

    ??林霖面不改色:“像大师兄这样吗?”

    ??长离真君是整个修仙界罕见的修至“羽化”的天生灵骨修士,肯定没有人敢打他灵骨的主意了,天赋神通本就是极为难得且强大的能力,更别说已经是“羽化”的天生灵骨。即便是“神游”大能也不会轻易对上天赋神通诡异的拥有天生灵骨的高阶修士。

    ??换而言之,如今的长离真君放眼整个修仙界,都是集天赋和气运于一身的天选之子。

    ??可就是这样前途无量的长离真君,偏要霍霍这个世界。他图什么?只想看到这个世界被魔物肆虐的场景吗?

    ??林霖不明白疯批的脑回路。

    ??“我不过运气好罢了。”谢长离语气很轻。不知何时,晚霞散去,夜幕于天地间洒下一抹暗色。他回头看林霖,神色间似寄予了期待和看重:“清露峰的特殊之处待你修炼之时便能感觉到,无垢体修炼速度一日千里,你要早日筑基。”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林霖:“是,我定会好好修炼,早日筑基。”

    ??看来所谓的无垢体并没有自带本命灵木,她体内的小苗苗另有玄机。

    ??谢长离此时也发觉她对自己态度上的变化,不再是带着明显的敌意,反而一副真将他当做师兄的架势。他似有些意外,温和地看着她:“师妹如今倒是不害怕我了?”

    ??“我和约定的那样成功进入内门,您没有再杀我的理由。”林霖直视他,对上那双形状漂亮的丹凤眼时无征兆地恍惚了一瞬。接着,她笑着说:“您两次放过我,那么第三次我也不会死在您手中。”

    ??林霖虽然没吃过人间疾苦,但她能屈能伸,为了小凤凰和阿福生活的这个世界,她必须全力以赴,也断不会轻易认输,轻易死去。

    ??她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谢长离看着她的目光很温和,也很满意:“我很喜欢师妹的听话。”

    ??她的识时务无疑让他省了很多事,至于她心底究竟有什么盘算他并不在乎,只要她好好修炼,一年之内筑基修成灵骨,便不枉他多让她活些日子。

    ??林霖:“………”

    ??林霖莫名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子恶意。

    ??面前的长离真君周身气息十分温柔,那秋日染霜般的白金色长发更是多了几分天外仙人不染凡尘的鸾姿凤态,带笑的眉眼间是对世人的温柔和悲悯。可就是这样顶着温柔面孔的仙人,天生一副不为外物所动的冷硬心肠,是引魔物倾覆这个世界的罪魁祸首。

    ??同这样的人打交道首先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

    ??林霖觉得有时候灵觉太强也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对危险的感知,譬如眼下,她险些就要笑不出来了。

    ??好在对方也没有太过在意她,传唤了鹤童子,然后对林霖说:“鹤童子会带你去住处,清露峰没有杂役弟子,有事你便传唤鹤童子。”

    ??见他要走,林霖莫名松了口气:“劳大师兄费心。”

    ??长离真君离开后,林霖整个人明显放松很多。

    ??鹤童子上前:“真人,请随我来。”

    ??林霖看着面前大约十三四岁的鹤衣少年,跟上:“你叫什么名字?”

    ??鹤童子恭敬地回道:“回真人,我叫琨玉。”

    ??林霖称赞:“琨玉秋霜,是个好名字。”

    ??琨玉听到这话,原本显得有些严肃的小脸上露出笑意:“我化形后有幸得长离真君为我取名。”

    ??看得出,他很喜欢这个名字,更喜欢长离真君,对名字的喜爱是出于名字是长离真君取的。

    ??林霖看向鹤衣少年:“你看起来很喜欢长离真君。”

    ??闻言,琨玉诧异地回头看她:“当然,长离真君那样好的人,谁人能不喜欢?”

    ??林霖:“………”

    ??林霖:在下。

    ??不过琨玉的话倒是提醒了她,整个天道宗好像都十分喜欢长离真君,云台上一众内门弟子显然是以长离真君为首,内门长老也对长离真君十分客气。

    ??或因为他光风霁月的温柔大师兄表象,或因为他蛊惑人心的手段,或因为他自身的强大在实力为尊的修仙界本应如此。

    ??偌大的天道宗,竟没有人能看穿长离真君的真面目………好像也不是没有,林霖想第一次见到长离真君的那个晚上,那死在长离真君手中的不知姓名修士。

    ??“真人,便是这里。”

    ??林霖回神。

    ??琨玉将她带到一座环境清幽的居所,并不进去,只恭敬地说道:“真人有需要再传唤我。”

    ??“有劳。”林霖颔首,然后她想起方才云台上见到的那块日轮状的白玉璧,她询问道:“琨玉,你可知日轮状的弟子玉牌是属于哪个峰的?”

    ??琨玉回道:“回真人,只有扶光峰的弟子佩戴的玉牌是日轮的样式。”

    ??原来是扶光峰,以后还是尽量避开他们,免得看到那块日轮玉璧总是想起糟糕的事,不然她怕藏不住自己的敌意进而迁怒于人。

    ??林霖走进内殿,便看到正中央摆放着多扇造型漂亮的华丽座屏,屏前摆放着宝座、案几,案几上陈列着熏炉、烛台和官扇等物品。这些物品一看便知不是凡品,都是品阶不算高的法器,对她如今的修为却是刚刚好。

    ??走进里间的卧室,不管是床榻还是床榻上的裘被亦或者妆奁,一应俱全。

    ??林霖发现这里的奢华程度一点儿都不像修士的苦修洞府,反倒像凡人境那些颇为讲究的世家别苑。

    ??不知是内门弟子都住这样的屋子,还是只有清露峰是这样的风格。

    ??她本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修仙之人大都不会沉溺于物质上的享受,但林霖到底不算正儿八经的修仙人士,就算先前在外门过了半年清苦日子,也改不了她贪恋奢华生活的本性。

    ??总之,林霖对新住处非常满意。

    ??因为长离真君这把悬在头顶的刀在,林霖也不敢懈怠修炼。她如今已是“闻道”后期,入门的所有基础法术已经熟练于心,更高一层的法术她这个原外门弟子无法接触,但如今她已经正式成为了内门弟子,且在清露峰修行,已经有资格修习中阶法术。

    ??林霖知道筑基的危险,这个危险不仅仅来源于筑基本身,还来源于长离真君。她没打算近期进阶“闻道”大圆满,但她对天道宗收藏了无数功法心诀的卷轴玉简和高阶修士的手记的藏经阁很感兴趣。

    ??如此努力好学的师妹,长离真君必定满意。

    ??毕竟,他就是因为看中她有顺利筑基的潜质才暂时让她活到现在。

    ??她当然不能筑基,但又不能真不能筑基,在长离真君面前反复横跳还得把握好尺度。

    ??但修炼还是要好好修炼的。

    ??只是到了修炼的时候,林霖发现这清露峰虽然浸润在灵雨中,但运行灵力的时候却有些古怪,虽然周边灵力充沛,但要引灵入体并没有那么容易。

    ??难怪长离真君说清露峰地脉特殊,并不适合普通弟子在此修行了。

    ??第二天,结束修炼后到傍晚了林霖才想起去找长离真君询问关于功法一事。

    ??但她对清露峰并不熟,也不知道长离真君在哪儿,这个时候,她想起了鹤童子琨玉。

    ??传唤鹤童子后,很快琨玉便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