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奶油杯在线阅读 - 男人女人(微h)

男人女人(微h)

    ??俞时安是个不爱说谎的人。

    ??很多时候,她讲一些事情,回答一些问题,都会很朦胧难辨。她道出的全是事实,却并不完全完整。

    ??例如和温淮佑的初遇,她弄倒了餐盘不是故意的。

    ??但她却是知道那次滑雪他会去,才答应下来。

    ??“他啊,是你们那个国家里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的儿子。”

    ??告诉她这话的人来自一个和她全然不同的制度与体系,也就不明白,温淮佑的存在究竟是一种什么重量。

    ??俞时安明白。

    ??但她什么都没做,只出于好奇心,想见一见这位传闻中的人物。

    ??而这份好奇,在滑雪计划之前就已经萌生。

    ??中国的留学圈子很大,常青藤里藏匿着无数举重轻足的人物,可该怎么说呢,有时候俞时安都要为此相信所谓的“缘分”。

    ??她的朋友里恰好有一位与他有关。

    ??那是个摄影师,一开始邀请温淮佑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会答应下来,因为他是个并不热衷于装点社交软件或是给自己立人设的人。

    ??拍照对他来说,在日常里已经有些勉强,更何况是去琢磨一些特定角度。

    ??“他的条件是,不外传。”

    ??这很容易理解,也符合他的性格。

    ??俞时安如果不是和她熟识,并且借用过她的电脑,也很难有机会看到这组照片。

    ??朋友觉得这简直是她今年拍过最好的作品,可签了口头协议,于是咬着牙换成壁纸,以此压抑自己想发到社交媒体的心情。

    ??“是不是很帅?”

    ??面对朋友的询问,俞时安轻轻点了点头。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快速地用名词和形容词去组成一个句子,具体精确地概括一个人的。

    ??朋友用了很笼统的说法,俞时安也认同。

    ??然而那天,她看着照片里男人的脸,心里涌上的却不是审美被取悦的激动。

    ??直到后来她见到了他本人,和他说过话,甚至品尝过他的肉体,才好像轻轻触碰到了他的灵魂。

    ??远得很,她想。

    ??可那是冰冷的,她想。

    ??此时此刻,即便她躺在他怀里,衣物之间的摩擦和腺上激素的攀升让人体温逐渐上升,俞时安也还是感觉不到温暖。

    ??那组照片,给她的感觉是,孤寂。

    ??他仿佛不是临时起意决定了让朋友拍摄,而是想记录下当时自己的模样。

    ??而这模样与他对外所展现出来的模样并不完全相同,倒是与俞时安在餐厅与他初见时,他当时的背影相似。

    ??那时候的他和那时候的他,分别在想什么呢?

    ??假设俞时安待在他身边的时间在长一点,她兴许就能够明白,温淮佑什么都没有想。

    ??他只是这样一个人而已。

    ??*

    ??即便肉体融合在一起,即便最隐私的器官在对方身上找到了契合的位置,也不代表两个人就建立了亲密关系,不代表彼此拥有了对方的一小部分。

    ??两个一直有所交集,却并未真正联络在一起的人,有朝一日能够缠绵床榻,呢喃悱恻,实在是令人惊诧。

    ??俞时安认为他是个有着一定阴暗面的好好先生,而她恰好是个闯入他不为人知领地的短暂参观者。

    ??温淮佑则认为她是个过分洒脱的女人,对任何人任何羁绊都不顾忌,而他刚刚好出现在她寂寞的时候,又刚刚好拥有她所心仪的一些特点。

    ??他们就这样不彻底地认为着彼此,误解着眼前的人,将这段见不得光日的禁忌关系发展下来。

    ??俞时安开始腾出越来越多的时间和他待在一起,而郑泠鸣的崩溃也越积越多。

    ??终于到了爆发那天,佣人火急火燎地给她电话,说先生把家里能砸的瓷器全砸了,问她能不能回来。

    ??她并不是不着家的,只是刻意地将他架起来,缠起来,变作蜘蛛网上的茧。

    ??她知道,郑泠鸣没有办法对这张脸作出任何伤害的行为,他做不到,也不舍得。

    ??所以温淮佑躺在她的身旁,赤裸的手臂揽过她的身体,问她是否要现在离开的时候,俞时安摇了摇头。

    ??她被子下的身体未着衣物,等待着他的品尝。

    ??他于是识趣地什么也不问,吻着她光洁的额头,轻轻舔过她的下巴,用舌头点着她胸前大片赤裸的肌肤,吸吮慢慢延伸下去,直至全身都被他爱抚过。

    ??“你的身体很美。”

    ??他从不吝啬这些夸赞,在前戏的暧昧里,在事后的温存里,在整理好所有不该存在的存在以后,准备分开的时刻里。

    ??并没有刻意要求,可是几乎每次做爱,他都会替她舔。

    ??有一次吻着吻着他忽然离开了,俞时安半睁着朦胧的双眼问他为什么,他却什么也不说,一边脱衣服一边掰开她的腿,然后低下头去。

    ??她发现她把这些细节记得很清楚。

    ??温淮佑的舌头是怎么亲上她的阴蒂,又是怎么舔开她的花瓣,将软韧的东西抵入她的蕊心的,俞时安记得一清二楚。

    ??有时候光是吸吮豆豆她就要高潮,他就会难得强硬,双手握紧大腿的腿根,强迫她张开双腿,将穴口完整地露出来。

    ??拇指因为用力而陷入腿上的软肉,会留下一个微红的印记。

    ??她越挣扎,他就越是霸道,到极点时,便会不管不顾地扯过她的小腿,将她拉至自己的身前,抬起双腿让其架在他的肩膀上。

    ??他最喜欢在小穴痉挛着喷水的时候猛地插进来,明知道这时候最是紧致,最容易令自己失守,也变态到甘之如饴。

    ??俞时安时常在这些瞬间里观赏他额头上鼓起的青筋,手臂上凸起的血管,和绷紧的肌肉。

    ??她看着这张脸,这瓣唇,就会想起他衣冠楚楚的模样,想起他穿着西装捏着酒杯,优雅品酒的模样。

    ??“温先生倒是个难得的正经人。”

    ??那些人总是带着赞赏的眼光去看待他。

    ??尽管他的品行有时也并不规范,在事业上也并未什么深刻建树。

    ??可相比起他的同类,他似乎确实是优秀了一点。

    ??俞时安从来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去看他,她始终将他当做一个纯粹的男人。

    ??而她也是个纯粹的女人。

    ??男人和女人可以为了满足彼此的需求和欲望而交配,可以发生一些浪漫的事情,可以沉浸在性别天生的适配里假装不存在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