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奶油杯在线阅读 - 贤妻良母 #120213;#245;#120213;#245;y#119992;.#119992;#245;m

贤妻良母 #120213;#245;#120213;#245;y#119992;.#119992;#245;m

    ??那个不爱开车的朋友,叫孟叙深。

    ??如果一定要温淮佑在这群人里挑一个作为好朋友的话,他想他应该会选这位。

    ??倒不是孟叙深最能给他带来价值,而是此人非常会来事。脾气好、家境好、出手阔绰、情绪稳定到至今没有跟别人红过脸,放在世家子弟里,已经是很少见。

    ??也因为这些特征,给了他可以肆意八卦的面子。

    ??没两天的一大早,他便恭候在温淮佑的办公室,兴致勃勃地要分享程家兄妹的后续。

    ??“听说事情还是闹到长辈跟前了,程政南怕程清音挨打,只说是谈恋爱。”

    ??他坐在沙发上,恣意地翘着二郎腿,一副在自己家似的悠哉模样,眼神却时不时打量温淮佑。

    ??声音戛然而止,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说。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积极地朝九晚五。本来就是找个位置坐坐,不是吗?”泍呅鮜續jiāng茬??sh?w?.b?z更新 綪箌??sh?w?.b?z繼續閲讀

    ??何苦让自己这么累呢?

    ??温淮佑的笔刷刷在纸上写着,头略抬了下,当做回应。

    ??落笔即确认。

    ??孟叙深看着玻璃墙后高耸入云的大厦背景,叹了口气,继续上一个话题。

    ??“你打过招呼了,这事情理应传不出去才是啊。”

    ??谈到这个,温淮佑分析道:“动静太大了。”

    ??也是。程政南那天冲下去的架势,不知道还以为要去杀人。

    ??孟叙深还特地上网搜了下,发现网络上并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蛛丝马迹。

    ??俱乐部的进入是需要财产证明和身份确认的,那些权贵根本不会有闲情逸致去玩弄舆论。只是背地里,少不了会拿此当饭后话题。

    ??“即便是有人多嘴,也不该这么快传到程家长辈的耳朵里啊?他们家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两个清高自傲得很。”

    ??疏于交际,又不爱听人讲闲话。

    ??温淮佑盖上了文件。

    ??孟叙深在短暂的思考后,猛地转头看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

    ??*

    ??近日京都总是有雨。

    ??寺庙里因寒冬已至的缘故变得略显冷清,地湿路滑,俞时安扶着老夫人的手臂,一步一步扶她下阶梯。

    ??走下了小小的台阶,苍老的女人忽然回头,双手合十,对着那屋内的佛像,垂头深拜。

    ??俞时安盯着她手上挂着的那串深色佛珠,有些出神。

    ??“走吧。”

    ??“好的。”

    ??越过长长的山路,下面还能看见连绵的树与林。

    ??司机早早就恭候在窄道上,俯身替她们开门。

    ??上了车,老夫人就闭上了眼。

    ??俞时安乖顺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一直到开上马路,她才问。

    ??“最近,和泠鸣怎么样?”

    ??“不错。”

    ??不是好,也不是坏,是不错。

    ??意思是,不会出一点错。

    ??“你是个听话懂事的。”

    ??郑梁荣子缓缓睁开眼,双手交迭着握住拐杖。

    ??绒帽遮住她的华发,却挡不住她眉眼间的风霜。

    ??俞时安伸手握住了她已然出现斑点的肌肤,上面的脉络与血管都已经显现深沉的颜色,告知着这具躯体的衰老。

    ??“天气冷了,您还是少出门,多注意身体。”

    ??老夫人笑着拍拍她温暖的手,“我都知道。”

    ??俞时安犹豫一下,还是问。

    ??“程家的事……是您?”

    ??“两个不懂事的小辈,闹了就闹了。我何苦跑一趟?”

    ??俞时安的心稍稍下落。

    ??可她紧接着又说。

    ??“我不过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罢了。”

    ??俞时安的心又一下子被提到嗓子眼。

    ??一路颠簸。

    ??将人送回府上,她声称下午还有课,今晚便不留下来陪用晚饭了。

    ??老夫人什么也没说,只吩咐司机送她。

    ??车上,郑泠鸣给她打电话。

    ??“刚刚陪奶奶从寺庙回来。”

    ??“哪里辛苦?近来总是下雨,她怕是要闷坏了。”

    ??“有啊,我有替你祈福。”

    ??“真的,骗你我是小狗。”

    ??最后一句太过稚气,饶是郑泠鸣,也没忍住莞尔。

    ??他说,“那今晚我等你用饭?”

    ??俞时安看了下窗外,京影的招牌一闪而过,车辆缓缓驶入校内。

    ??她的手指蹭了下手机外壳,拒绝道:“不了,今天不知道要忙到几点。”

    ??郑泠鸣暗骂自己粗心。

    ??她上午请了假去陪奶奶礼佛,下午自然是要加班的。

    ??俞时安不似他人那般横行霸道,即便是靠关系进来,也一向安守本分,尽职尽责。

    ??“那好,那你结束了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不用了,你忙了一天已经很辛苦了。”

    ??挂了线,司机在前面笑着说。

    ??“俞小姐真是贤惠。”

    ??俞时安摸上把手的手指顿了顿,回予一个浅笑。

    ??殊不知,她看着车辆远去以后,站在原地摸了摸穿着单薄的手臂。

    ??身后有外套盖上来,是极其时髦年轻的款式。

    ??俞时安回头,对着来人弯唇。

    ??“这样的话,你不是就会变冷吗?”

    ??*

    ??临近傍晚,雨停了却下起雪来。

    ??温淮佑是过来送茶叶的。

    ??他那个不着调的叔父对他上次送来的新年贺礼很满意,难得打电话过来,居然是问他还有没有。

    ??一点小玩意儿,温淮佑应下了,挑他空闲的时间,是要送过来。

    ??叔父却说,自己最近在创作,为了方便就住在学校里。

    ??他没办法,跑这一趟。

    ??孟叙深中途有过电话,问他人在哪里,听他在学校,而且是在京影的时候,差点骂街:“不是,你是去找旧情人还是去帮程政南寻仇啊?”

    ??“都不是。”

    ??温淮佑跑了一趟宿舍楼,陈年建筑,没有电梯。开了门甚至没见到本人,只好将茶叶放到茶几上,再写张便签。

    ??心情本就有些郁闷,这会儿正抽着烟,孟叙深就打过来了。

    ??他没耐心闲聊,烟头扔在脚下,碾灭了。

    ??上车刚系好安全带,眼睛转过来,就看见了林荫小道上一对正在拥吻的男女。

    ??女人是以背面对着他。

    ??长发柔顺黑直,随着接吻的动作微微扬起,发尾刚好到腰际。

    ??寒冷的天气,她裹着长裙,肩上一件与手中铂金包完全不符的外套。

    ??温淮佑微微眯起了眼。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鼓动,怦怦地装着胸腔,有种撞破了秘密的激动。

    ??那男人,或者说男孩,因为近日出现过太多次,以至于被他记住了。

    ??随着接吻的深入,他的手渐渐攀上了女人的腰。

    ??那高跟踉跄一下,竟是顺势投入了那怀抱里。

    ??这个细微的动作,让很多声音涌入温淮佑的脑中。

    ??“那张脸,那腰身……”

    ??“我们确实是订婚了。”

    ??“郑泠鸣怕是很有可能取代现任总裁,成为郑家新的代表董事。老夫人这样做,不过是在掩人耳目。而那个女人,我听说是因为……”

    ??“郑泠鸣的未婚妻是俞时安?救命,我以前就见过她,是我一个学长的前女友,当初在学校里可高调呢。”

    ??温淮佑的手指轻轻擦过嘴唇,摁了摁这片柔软的肉瓣。

    ??他吸了口气,握上方向盘。

    ??已经要降落的黑暗,让突然直晃晃照过来的车灯显得突兀。

    ??男孩被打断了动作,皱了皱眉头。

    ??俞时安回过头去。

    ??那男人不知道已经在那看了多久,一双黑眸深沉,面无表情。

    ??刺目的灯光会模糊视线,即便看不清车上的人是谁,总是看得清车的。

    ??更何况,她之前还留意过。

    ??温淮佑直勾勾地盯着她,头一次不掩盖自己的野心,用几乎掠夺的视线,将一个女人钉住。

    ??他猜了很多后续。

    ??俞时安是会款款向前跟他解释,还是苦苦哭泣,捏造一些理由来求他不要说出去?

    ??如果她开条件,自己又会列出什么款项呢。

    ??心口被泼了一抹烧开的墨水,滚烫,黑暗,蒙住他的理智。

    ??雪落在车窗上。

    ??温淮佑想不到,俞时安仅仅只是惊讶,然后朝自己笑着点了下头。

    ??一如每一次,将他送上车时那般。

    ??礼貌,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