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奶油杯在线阅读 - 好戏开场

好戏开场

    ??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

    ??她只是很平常地和自己打了个招呼,并且询问了一下他晚睡的原因。

    ??以女主人的姿态。

    ??温淮佑没去想她为什么就住在隔壁,因为这个问题一旦被大脑接收下来,他就控制不住地去猜郑泠鸣是否也和她在同一个房间里面。

    ??更细致一些,他会想,在哪里?

    ??床上?卫生间?

    ??都是些能引发联想的地方。

    ??他拒绝了更深的思考。

    ??这场订婚宴并没有向媒体公开,既符合郑家低调的做派,也在众人面前给足了俞时安脸面。

    ??而她清白的背景,也给予了许多可讨论的素材。

    ??郑家到底为什么要让郑泠鸣娶一个毫无用处的妻子呢?

    ??“我这段时间听到的最靠谱的说法就是,他在他们家最出众,可却没有真正继承的资格,人心不足蛇吞象,郑家怕郑泠鸣越俎代庖,这才有了俞时安这个结,用来制衡他。”

    ??温淮佑听完就算了,并未放在心上。

    ??她名花有主的事实已经板上钉钉,即便心中浮起无数奇想绮梦,也只好当做落花一场,了却无痕。

    ??就像许庭月想的那样,温淮佑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哪怕是俞时安这样的,他也是见过的,并且以后还会遇到。

    ??她们会和她十分相像,或者只有五官神似,又或者神韵极近,可总之,他如果要找一个留在身边,一定不会选已经心有所属的那一个。

    ??她对郑泠鸣怀有什么样的感情呢?

    ??这个问题识枫也想知道。

    ??“我觉得他真的是疯了,到底在念念不忘什么?小樱已经得了家里的首肯,以她的家境嫁到陈家属于是下嫁!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

    ??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陈家那是一支极具潜力的股。不为其他,只因他父亲和温家亲近,属于站到了这边的阵营。

    ??朋友这样说,不过是把利害摆在识枫眼前,想他能清醒些罢了。

    ??没人能懂他。

    ??每一杯喝进胃里的酒都无声无息,他无法面对这些人说出他心中的苦楚,说出俞时安带给他记忆。

    ??其实他很懂得该怎么选,不然当初不会躲在暗处,让两个女人去处理这场三角恋。

    ??想到这里,识枫更觉得不甘心了。

    ??俞时安怎么就是能干脆脱身,利落得好像从未爱过他?

    ??这句话在酒精淹没脑子的时候,掉进了温淮佑的耳朵里。

    ??两个人靠在同一张沙发上,一个衣冠楚楚不凑热闹,一个自认情根深种,醉如烂泥。

    ??识枫睁开眼,看见一张模糊的面孔。

    ??他比温淮佑小两岁,因为家里的关系与他自小就是世交,于是这会儿脆弱起来,竟手脚凑上去,揪住他的衣服落泪。

    ??“哥,你说她到底爱谁?”

    ??温淮佑看着他长大,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狼狈。

    ??他什么也没说,也没挣开他,只让弟弟靠在自己身上,痛苦地抽泣。

    ??俞时安只是一个出口而已,他想。

    ??识枫真正哭的,是自己的身不由己,是即将告别花花世界的不舍,是被迫走上一种单调的余生的绝望。

    ??喝到最后,朋友过来看到这番场景,破天荒地没嘲笑什么,只打了个电话,让人来把他拖到楼上套房休息。

    ??他想和温淮佑谈谈这件事,欲言又止。

    ??“一厢情愿。”

    ??温淮佑淡淡地抛下四个字,往门外走。

    ??朋友突然醒悟。是啊。

    ??放不下的只有识枫而已。

    ??她到底爱谁?

    ??温淮佑吸了口烟,想,她如果会爱人,可太稀奇了。

    ??菟丝花攀着枝干生长,是因为爱这棵树吗?

    ??是需要生长,是意图延伸自己藤蔓的野心罢了。

    ??将近年关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但这个“大”仅仅是在程政南这里是“大”。

    ??程清音恋爱了,而且是以一种畸形的方式。

    ??“我问她你现在和那个男的是什么关系,你猜她说什么?她居然说是炮友!”

    ??要知道,程清音是今年才成年的,过完年虚岁也不过十九。

    ??且不说过早的性生活对女性健康的危害,仅仅是她对身体这样轻浮的态度,就已经足够让程政南暴跳如雷。

    ??身边的人倒是看得很开。

    ??毕竟他们都是这个年纪过来的,当年的花花肠子只增不减,所作所为都是些不能拿给长辈们听的。

    ??程清音这样的行为,简直小巫见大巫。

    ??“谁让他一直把妹妹当宝贝一样供着?这会儿心里的小天使跌落神坛了,他当然不好受。”

    ??温淮佑听这话笑了下,朋友打趣道,你可别让他知道了。

    ??毕竟少爷自尊心强,受不得一点敲打。

    ??“那他打算怎么办?”

    ??“程清音死活不说那男的是谁,这会儿正查呢。”

    ??程政南是在她的小公寓的垃圾桶里发现了避孕套,才知道妹妹近来闭门不出都是在干些什么。

    ??“查到了?”

    ??“有点眉目。貌似是个小明星,京影的。”

    ??朋友语气暧昧,“和那个谁还算是同学呢。”

    ??温淮佑不接茬,等他下文。

    ??朋友嫌没劲,啧了一声,接着道:“你最近留意点他的电话,搞不好还要请你帮忙呢。”

    ??“为什么?”

    ??“你忘了?你不是有个叔父在京影就职吗?”

    ??温淮佑慢慢地哦了一声,声音拉得长长的,把叔父的脸从记忆里拉出来。

    ??一语成谶,第二天下午,温淮佑果真接到了程政南的电话。

    ??火急火燎的语气,让他想拒绝也难。

    ??那是个快乐至上的逍遥子,想来今年过年在家中也是见不上一面的了,温淮佑索性提了礼,登校拜访。

    ??晚上叔侄二人到餐厅吃饭,他顺口提了一嘴。

    ??“学校这么大,我上哪里去给你找人啊?”

    ??叔父回绝得很有余地,言下之意即是让他亲自动手。

    ??倒也是他的性格。

    ??温淮佑原话转告给了程政南,本以为这个忙就已经算是帮到仁尽义至,却不想对方耐心太少,当下就要和他见一面。

    ??时间还早,他浪费得起。

    ??到了俱乐部,推门进去就看见飞盘上被插满了箭矢。

    ??熟悉的几个都在,唯独不见程政南这个罪魁祸首。

    ??他问了才知道,是冲下楼抓奸了。

    ??朋友笑容灿烂,“门口保安认出了他妹妹,打电话上来说她挽着个男的,询问是否要派人盯着,程政南一听就直接疯了。”

    ??说疯了不是浮夸,他直接砸了一个花瓶。

    ??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鼓起掌来。

    ??“好戏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