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奶油杯在线阅读 - 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

    ??落到俞时安手里时,已经是订婚宴当晚了。

    ??她要操劳的地方很多,清点贺礼这种事情被郑老夫人交给了家里的管家。

    ??毕竟,对方浸淫上流社会几十年,对那些名字的敏感度总是比俞时安高许多的。

    ??一套用黑钻雕琢而成的首饰,从耳环到项链,哪怕只是静静地躺在绒布盒子里,还是难掩四溢的光芒。

    ??“听说是温先生亲自挑的呢。”

    ??休息室里,她的朋友许庭月突然想起来,上周在城南的拍卖会上看见的那个男助理。

    ??那是温家的人,许庭月不会认错。

    ??说来也巧,她是刚好得了空闲,替忙碌的朋友去拍他心仪的雕塑,不过粗心记错了时间,到场时里面已然坐满,唯一的空位恰好就在他后面。

    ??那人一直静坐,似乎对竞拍根本没兴趣。

    ??许庭月一个帮忙代购的,都心动地举了好几次手。

    ??一直到这套珠宝被呈上来,他才表情松懈,摸出手机给人打电话。

    ??“温先生。”

    ??她听见他毕恭毕敬地叫。

    ??在座的多是专业买手,或者大人物的私人助理,少有一些资产颇厚的闲人,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识货,并且有钱。

    ??所以当这套珠宝被叫到一个超出正常范围的价格时,许庭月讪讪地放弃了。

    ??周围也有许多人随着叫价的重复,露出微妙的表情。

    ??那男人拍下这套珠宝就走了,似乎是专门为此而来。

    ??许庭月离场的时候还在想,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让温淮佑这样执着。

    ??或者说,他要拿来送给什么人?

    ??“我真是惊讶,在这里看到它。”

    ??许庭月俯下身,端详起这个小盒子,并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俞时安经过。

    ??“郑泠鸣最近是有什么项目在和他做吗?他这么下血本。”

    ??化妆师恰好推门进来,说是要整理最后的妆容和装束。

    ??俞时安一边朝她招手作默许,一边答:“谁知道呢?”

    ??许庭月抬头,望去:“你不好奇吗?”

    ??俞时安立在镜前,脚下是个小型圆台,冷白的灯光打下来,裙摆上的碎钻熠熠生辉。

    ??鱼尾紧紧地裹着臀部,抹胸的款式露出深邃的锁骨和修长的颈脖,视线在往上探,是她的红唇,翘鼻,细眉。

    ??一双妩媚清明的双眼,一抹浅淡温婉的笑容。

    ??饶是认识她的时日已有多年,许庭月还是会发自内心的感慨。

    ??红颜祸水。

    ??俞时安刚才没有听清,偏了下头,方便化妆师调整拉链。

    ??“嗯?你说什么?”

    ??许庭月往墙上一靠,叹了口气。

    ??“没什么。”

    ??她从小长在深闺,即便被束住手脚,可周围可触摸到的一切,就已经是常人仰视的顶点。

    ??温淮佑那样的人,更甚。

    ??他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

    ??许庭月垂下眼。

    ??但愿只是她的多心。

    ??*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她漂亮的裙摆在地板上转圈。

    ??温淮佑站在二楼的栏杆上,单手拎着酒杯,垂眸往下看。

    ??“你今天居然有空?”

    ??朋友过来打招呼,见他目光炯炯,跟着往下看了一眼。

    ??那对主角很扎眼,但刚才应酬过,再惊艳也脱敏了。

    ??他转了个身,吊儿郎当地靠在围栏上。这个角度,让他看清了温淮佑的表情。

    ??“你看什么呢?”

    ??见他专注,朋友奇了怪了。

    ??温淮佑往唇边递了口酒。

    ??“没什么。”

    ??“没什么你看那么久?”

    ??他喃喃道:“找不到了。”

    ??朋友一头雾水:“什么找不到了?”

    ??温淮佑没答,站直了身体。

    ??侍从端着盘子路过,他把酒杯放上去。

    ??那枚吻痕,找不到了。

    ??“你这就走了?”

    ??那人的脚步顿了顿。

    ??“休息一会儿。”

    ??*

    ??待会郑家的长辈要作感言的,他竟然来了,就不能那么快走。

    ??只是一个劲地和楼下那群人聊天喝酒,也没什么滋味。

    ??程清音得到的消息没错,郑家的订婚宴确实落在缪斯酒店,但是京都的分店,而不是国外的总部。

    ??可整个集团在国内也就设了这一个投资点,铺张的程度可见一斑。

    ??脑子里想起前段时间在饭桌上听到的消息,温淮佑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这是市郊,于是楼上被包揽下来,供醉酒的宾客休息留宿。

    ??他原本是打算驱车回去的,可酒喝到了喉咙里,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不小心?

    ??因为看到了俞时安出场。

    ??她乖巧地挽着郑泠鸣的手臂出场,两个人相貌都不俗,一高一低宛如璧人。

    ??温淮佑回想起,大约三个月前,在浮光馆见到她的样子。

    ??那是还是夏末,她似乎很害怕冷,入了夜竟然披上披肩,里面一件雪纺的长裙,蕾丝迤逦而落,深深地缠住她的躯体,颜色贴近肌肤原本的色彩,衬得她有几分赤裸的天真。

    ??披肩垂下的流苏被她连同自己的手腕一起,塞进了她未婚夫的臂弯。

    ??温淮佑看得有些难受,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强迫症原来是会威胁到他人的。

    ??他想问问,俞时安能不能那个角给抽出来。

    ??可他想从郑泠鸣臂弯里抽出来的,真的是披肩吗?

    ??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一切都安静了。

    ??他原本想在郑家长辈面前露个面,也被稀里糊涂地睡过去了。

    ??温淮佑静躺了一会儿,下了床,从烟盒里倒出一根,点燃了就闹脾气般丢掉了火机,往阳台外走。

    ??他赤着足,在接近深冬的天气里一步步踩过冰冷的地面。

    ??脚心传来刺骨的寒意,窗外海声澎湃,浪花舔舐着黑夜,几乎要与天际连成一体。

    ??这个朝向没什么风,温淮佑不紧不慢地吸食着烟雾,觉得自己和这海水一般贪婪。

    ??他想不通他想要的究竟是披肩,还是俞时安。

    ??他知道即便错过了郑家长辈的寒暄问候,以后也还是会有机会。

    ??动了动脑子,才发现自己的思绪还挺清明的。

    ??可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头痛起来。

    ??正难受着,旁边的阳台门突然被推开了,在寂静的深夜里发出不小的声音。

    ??围栏和围栏之间相隔不过一米,是敢冒险就能跨越房间的距离。

    ??温淮佑无心打探其他宾客的身份,可他实在好奇,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环境下,怎么会有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个疯子。

    ??他偏头,烟雾跟着他的面孔走,这个方向海风呼啸,卷着冷空气扑面而来。

    ??他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胸腔里一阵一阵地,耳膜被她的声音贯穿。

    ??她说:“温先生?”

    ??想起来了。

    ??喉咙里的痛感终于将他提醒。

    ??今天是她的订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