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渣女的惩罚在线阅读 - 囚禁

囚禁

    ??“.....为什么?”我感到荒谬。

    ??“因为她也想拥有你。”

    ??“你对她说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同意这样的承诺?”

    ??“小乖,你不应该问我做了什么,而应该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让她得到你又失去你,反复无常。她的心理敏感又偏激,随时可能会被引爆,而你就是那颗不定时炸弹。”

    ??“.......”

    ??“好了小乖,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我去做饭。”

    ??“我还不饿。”我说,长久的坐车和在地下室的扭打让我一点食欲也没有。

    ??“快到吃饭的时间了。”靳祈缓慢地重复了一次。

    ??饭做好了,靳祈打开笼子门,把食物放在刚好够我拿到的位置,我在链子的拉扯感中麻木地取回食物开始进食。什么感觉都没有,什么味道都没有。

    ??“好吃吗?”靳祈坐在笼子边看着我吃。

    ??“好吃。”我机械地说。

    ??吃完了,靳祈说:“休息一下,准备开始写作业吧。”

    ??我麻木的神经在听到“作业”二字时动了一下。

    ??“作业?”

    ??“你家没人,我拿你包里的钥匙去开门,把你作业拿走了。应该带全了吧,我问了陆宜你们的假期作业。”

    ??“.........”

    ??“我检查了一下你的作业情况。宝贝,放假到现在你是一个字都没写啊。”

    ??“.........”我翻了翻笼子里的书,果然,里边有我那厚厚的作业。

    ??晚上的时候我靳祈把笔递给我,我开始写作业,靳祈在我笼子旁边办公。

    ??我写了一会儿就开始烦躁。“给我手机。”我向靳祈伸手。

    ??靳祈盯着电脑打字,看都没看我一眼,说:“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再说。”

    ??“手机给我,我要看手机!靳祈!”

    ??靳祈看了我一眼,转身从柜子里拿了一个口塞给我带上。

    ??“.........”

    ??我把书翻得哗哗响,以此宣泄我的不满。但靳祈理都没理我,仍然全神贯注地工作。我感到焦躁不安,我不能在一个地方长久地呆着,很无聊,很烦!

    ??“不想写作业的话,就做我的人偶,你做过的。选一个吧。”

    ??“.......”我老实了,开始安安静静地写作业。

    ??作业时间结束,靳祈解开口塞,拿纸巾擦干净我嘴边的口水,让我做选择。选择刷物理题然后睡觉还是玩手机然后被调教。我选了玩手机。

    ??手机被丢进笼子。最近没什么人给我发消息,只有安晴雨不时提醒我按时吃饭之类的,我一直懒得回,但在此情此景下看到这些消息是有些动容的,在这样无聊的让人焦躁的地方。

    ??玩手机时间过去,我被靳祈抓进浴室清洗,她解开我的镣铐,耐心地清理我像在摆弄一个大型玩具。我不会反抗,因为打不过。我曾经尝试过反抗,用一个玻璃材质的护肤品瓶子往她头上砸,她当时流了血,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流经她睁大的眼睛,她用那样不可置信的凶狠眼神看着我,仿佛恶鬼一般。然后她把我摁进浴缸里,我拼命挣扎,但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她力气很大。我当时绝望地想自己可能是第一个在浴缸里溺死的人。

    ??清洗完,我重新戴上了镣铐。她开始给我试穿各种各样的衣服,封闭的,裸露的,日常的,小众的。我摆出各种姿势,任由她拍我的各种地方,努力咽下那种毛骨悚然的不适感。

    ??她给我戴上乳夹,往我身体里塞跳蛋,档位被开到最大,没有提前润滑,我干涩的身体只能感受到异物侵入的疼痛。我趴跪在她脚边,抓着她的裤脚请求她停下。

    ??“喜欢我放在你身体里的东西吗?”

    ??“不....”我哭着摇头。

    ??“不对,你要说喜欢。”

    ??“....喜欢。”

    ??“对,你要喜欢我给你的痛苦。”靳祈揉了揉我的头发。

    ??陆宜在我被关进笼子里的第三天回来了。当时我还在睡觉,迷迷糊糊间听到她们的争吵。陆宜的情绪似乎很激动,她在质问靳祈什么,而靳祈则很平静地回答。等我完全醒来时,她们已经在我笼子面前了。陆宜蹲在笼子前,正在开锁,而靳祈则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我们。门开了,我仍然缩在被子里看着她俩。陆宜连人带被子把我抱出去,抱到沙发上。我说你干什么,她没回答,低下头把我的手从被子里抓出来,看我手上的伤痕。其实我手上只有一些红痕和淤青,因为经常撞到笼子的边界而产生。但可能因为我整个人看起来就没多健康,所以这些痕迹显得触目惊心。比起这个,我屁股上的鞭痕才是真的痛,尽管上了药还是很难受,所以我经常趴着,或者躺在被子上。

    ??我抬头看她,看她露出的耳朵,“你打了新的耳钉。”

    ??陆宜愣了一下,随后说:“是。”

    ??“你想不想出去走一走。”她问。

    ??“随便吧。”我说。我不想在热天出门,但更不想回笼子待着。陆宜带我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靳祈叫住我们,递给陆宜一个连着绳子的项圈,陆宜瞪了靳祈一眼,直接拉着我走了。关门的时候我听见靳祈“啧”了一声。

    ??我们在树荫下走着,踢路边的石子。

    ??“你还好吗?”陆宜问。

    ??“显然不好。没人愿意被关在笼子里,人渣也不愿意。”

    ??“你不是人渣。”

    ??“我辜负了你们的感情不是吗?所以你们理所当然地虐待我。”

    ??“.........”

    ??“我不喜欢地下室,也不喜欢笼子。没人会喜欢,老鼠也不会喜欢。”

    ??“你只想回家。”

    ??“是。”